樅陽在線網站 |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主辦

設為首頁

簡體 | 手機站

您當前的位置: 樅陽在線人文

篮球的位置介绍:樅陽記憶:母校府君小學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www.ldfhu.com

時間: 2019年04月02日10時18分
唐燕登

  近兩年來,每每讀罷文友們懷念母校的文章,心情難免忐忑不安起來,心里暗自思忖:我的母校都還在么?

  金秋十月,我回鄉探視母親,望著窗外的藍天麗日,因閑暇無事,我信步走出了屋子,穿過被衰草覆蓋著的鄉間小道后,開始溜跶于村村通公路上。一路上,煦暖的陽光照得人渾身舒暢,聞著清新的泥土氣息,聽著久違的雞鳴狗吠之聲以及四周林間傳來的聲聲鳥語,心情愜意極了,不知不覺府君小學就出現在了眼前。

  遠遠地,樹梢上露出了朱紅色的校門樓,雖然濃蔭蔽日,“府君小學”幾個鍍金大字仍然閃著金光躍入眼簾,校門樓的樣式讓人聯想起影視劇中的天安門城樓,紅色的疏籬瓦呈傘形覆蓋著朱漆門樓。隨著腳步的漸漸臨近,一種異常的寧靜頓時讓我忐忑不安起來,漸漸地,門樓上校名題字右下角的落款小字清晰可辨:志堅,二〇〇二年。

  看著昔日破舊不堪的小學如今竟如此氣派,迅速產生進去一探究竟的沖動,卻不料“鐵將軍”把門了!只得透過鐵柵門在校園內四處搜尋著,只見當年我們曾經嬉鬧過的校園里寂靜得甚至連一根針掉下后都能聽得見,空曠的場地上處處雜草叢生,蘆毛沒膝,灌木遍布,林間不時傳來啁啾鳥鳴,偌大的一個校園內僅存一幢三層樓的教學樓和兩幢灰白色的平頂房在凄涼地曬著橙黃色的陽光,空無一人的校園如今完全被動植物侵占了,讓人實在無法找到往昔的記憶,想想學校在繁華謝幕之后愈發顯得寂寥,心里頓時涼嗖嗖的。

  腳踏著軟軟的衰草,我戀戀不舍地從高大的白灰色圍墻東側的小道上開始四處找尋著,企圖再次找到當年孩提時代的感覺。圍墻東側的空地當年曾是學校的操場,如今被一幢白灰色的兩層小樓房侵占著,住戶與校園之間的空地上,一大片蔬菜青翠碧綠,顯然已經成了農戶的菜園了。

  當年學校坐北朝南,依稀記得只有一個南向的正門,在當年的正門方向學校重建時留有后門了。沿著圍墻南側的后門方向的土坡拾級而下,映入眼簾的首先是一個水塘,這是學校當年的吃水塘,全校教職工的生活用水均取于此。

  水塘北部、校園西側的田沖里,成片的金黃色的稻田依然在微風下蕩漾著金波,水塘東側的莊稼地里,如今栽種著紅薯,這片莊稼地是當年學校的菜園子。在那個按照“德智體美勞”五個方面給學生評優的年代里,我們常常在這片莊稼地里上勞動課:同學之間兩兩組合,從附近的水塘里抬水澆灌著這片菜園。只是如今校園仍在,水塘仍在,稻田依舊在蕩漾著金波,往昔的讀書聲卻不聞了。

  轉了一圈之后,我戀戀不舍地又回到了北向的正門,久久端祥著府君小學校友、原樅陽縣副縣長唐志堅書寫的“府君小學”幾個遒勁有力的金色大字,不知不覺間,當年早讀課上我們瑯瑯讀書聲頓時在耳畔回響:我們的學校坐落在梅山腳下,四周的樹苗清秀挺拔,多少次我們坐在教室里認真聽講,窗外正盛開著美麗的鮮花…三十多年過去了,一切如昨!

  想想擴建后的氣派校園內竟空無一人,往昔的書香不再,難免良辰美景虛設,一種物是人非的傷感頓時漫上心頭,霎時間,那消失在荒煙蔓草間的佛語書香如放電影一般在腦海中一幕幕重現。

  據老一輩們回憶,府君小學的校址上原本是一座叫做“府君”的廟宇。當年這里成天仙氣繚繞,香火極旺,坐在七、八百米開外的陡塘沖家中,早晚都能清晰地聽到晨鐘暮鼓聲。至于廟名為何命名為“府君”,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只是這兒每逢農歷初一、十五香火極旺,尤其是正臘月,家鄉的人們幾乎家家戶戶都去“府君廟”還愿進香,在那兵荒馬亂的年月里,“府君廟”里的菩薩寄托著家鄉人們對于幸福美好生活的多少夢想!

  在“府君廟”里面的菩薩被搗毀,房屋被拆除后,一九四八年,在廟宇的舊址上用拆除廟宇的材料建成了“府君小學”。由于見證當年廟宇拆除的老人們大多已經仙逝,偶有個別健在者,往往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致使拆除“府君廟”的動機現無從查考。

  只是聽老人們回憶,或許是人神共憤的緣故罷,在拆除“府君廟”的當日,天起颶風,幾乎差點將人刮走。但廟宇最終還是不依神的意志被拆除了,代替昔日晨鐘暮鼓的是瑯瑯書聲,繼浮山小學(后改為浮山中學)、長安小學之后,涵蓋桐城東、南鄉以及北鄉大部分面積的樅川大地上的第三所“完小”終于建成了。只是讓人們疑惑不解的是,觸犯神威建成的小學教學質量一直較好,盡管它處于石馬鄉的邊緣,直到停辦以前,它的升學率都一直領先于鄉中心小學。

  在一九五八年的大躍進時期,由于當時的安徽樅陽縣石馬鄉高豐農業社在“唐圩(后改為高豐圩)”精心培育的“衛星田”,創造了畝產一萬六千二百二十七斤十三兩的高產紀錄,放出了《人民日報》公開報道的第一顆早稻產量破萬斤記錄的“衛星”。隨后,具體指導放衛星的鄉、社領導均受到了中央首長的接見,為了紀念這段“光榮”的歷史,府君小學同時更名為“高豐小學”了。

  在“文革”前后直至我就讀的改革開放前期和初期,當時的高豐小學生源極廣,附近的洪灣村不少適齡兒童紛紛來學校就讀,為了緩解人滿為患的壓力,學校終止了一、二年級的招生,同時設有“初中部”,當時的學校只有一棟瓦房、一棟草房外加半棟磚房。盡管學校當時的基礎設施比較落后,小升初的升學率仍然超過當時的石馬公社中心小學,初中部的升學率與當時的石馬中學難分伯仲。

  面對府君小學昔日輝煌的教學成就,人們不會忘記曾經活躍在樅川大地上的那些教育界精英們,他(她)們是張躞瑤老師、吳大杰老師、張先敏先生、慈加益老師、姚永杰老師等等,他們都曾在府君小學的三尺講臺上奉獻過自己的青春歲月,他們的名字必將同府君小學一道載入樅陽教育的光輝史冊。

  “昔日府君廟,今日百花園”,時至今日,五年級時的語文老師唐貽兵講解作文時的話語至今仍在耳畔回響,有誰知道,在這方不大的校園內走出了多少政界、科技、文教衛界的精英!在桃李滿天下的今天,不知當年辛勤耕耘的園丁們如今身在何方?高中畢業那年,就聽說當年的教導主任兼班主任的李敬老師已經退休在家頤養天年了,不知吳仲老師如今可還安好?

  在與學校附近住戶的攀談中得知,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在走過了將近七十年的旅程后,二〇一三年,府君小學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與原高豐村的義樓小學合并,集中搬遷至高豐村村部附近,統一命名為高豐小學,現與皖樅新埠唐氏宗祠、高豐村村部一起成為唐灣美好鄉村(省級)的一部分,已經成為文化樅陽的一道靚麗風景。

  返程途中,漫步于村村通公路上,望著一座座只接地氣、沒有人氣的風光旖旎的鄉村,從坐在房前屋后曬太陽的眾多留守人群中我始終未能搜尋到一張充滿青春活力的面容,聯想到只在春節期間盛極一時的鄉村時,心情頓時異常沉重起來,情不自禁地暗自思忖著:府君小學還會像春節期間的村莊一樣再次熱鬧起來?

稿件來源: 樅陽在線
編輯: 蔣驍飛
相關新聞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 關于我們 | 律師聲明 |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 廣告服務

主辦: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06-2019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中安在線

皖ICP備07502865號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