樅陽在線網站 |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主辦

設為首頁

簡體 | 手機站

您當前的位置: 樅陽在線人文

篮球规则什么叫走步:白蕩湖河源探訪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www.ldfhu.com

時間: 2019年05月14日10時40分
吳志龍

  白蕩湖,居樅陽腹地,謂母親河。

  我家住在楊市河畔,楊市河是白蕩湖的一條支流,我們吳姓祖居靈山腳下白蕩湖畔的豸嶺,白蕩湖是吳姓的私湖,白蕩湖曾又名豸嶺湖。

  由此說開,我在心里藏著一個想法,就是得為白蕩湖寫點什么,流域面積775平方公里,湖泊水面57平方公里,轄羅昌河、麻溪河、楊市河三條主要水系。耐心,是我對白蕩湖的態度,也是白蕩湖考驗我的認知。

  于是,著手寫一篇散文,寫著寫著,總是有點念頭在心底滋生,長大,猶如一顆深埋在泥土里的種子,它總想著外面的春風,春雨,它總是想探出頭看看這外面的世界。于是,找尋這河湖的源頭的心情十分迫切,總想看看這樣的一條大湖它的源頭是啥樣子,是在一座大山的懷抱里?也有一處幽幽的泉眼?也如課本上說的從一滴水匯成洋洋灑灑乎?

  說真話,我是做了點功課的。

  白蕩湖在胡廉《桐城水道記》中稱為東水,“東河之水,自平頂山出者為羅昌河,自大凹山出者為麻溪河,會於石溪;自老人橋、會宮出者為獺橋湖,附石溪,達烏金渡,下長山頭,是為白蕩湖,橫闊數十里,東河之形勝在焉。西連竹子湖、焦嶺、龍潭,桃花山水出焉;南連浦溪,周山、藕山之水出焉;北連章家賽,分水嶺之水出焉,通會於雙溪,由王家套入江,此東河之源流也。”

  《樅陽縣水利志》中記載,白蕩湖域內共三條河,羅昌河源出廬江縣大化鄉龍王頂東南麓丘陵區,河長47.6公里;麻溪河源出樅陽縣西北岱鰲山下,河長28.6公里;楊市河源出樅陽縣七家山西麓黃梅嶺下,河長26.7公里。依據國際上確定河流正源的“河源唯長”、“水量唯大”、“與主流方向一致”三大標準,羅昌河應為正源。

  廬江縣大化鄉龍王頂東南麓丘陵區,如何找到這片區域?如何找尋到這河源之地?友人得知我有這份念想后,多方聯系他的生意朋友許老,許老世居大化鄉陡崗的龍王頂山腳下,經營一處規模不算小的水泥預制品廠,由他作陪,共同找探這河源之地。三月十六日,周六,半上晝。

  大化鄉現已并入樂橋鎮,在大化村部,村張書記與許老是同鄉,也是老熟人,見我們找尋羅昌河源頭,覺得老有趣,他是當地人,他聽老人曾說過,王莊這片是分水嶺,南邊流往白蕩湖,北邊流往孔城河(即菜子湖),具體到河源在哪個點,那也說不清,只曉得是一條山崗。我曾在百度資料上找到一句話,說“羅昌河發源于廬江縣大化鄉的龍王頂(海拔265米)東南側姚家樓”,那這姚家樓是指哪里呢?張書記還有村部里的其他人都說沒有這個地名,我們都是當地人,土生土長的,從沒聽說過,不知道百度上是誰填上這詞條的。

  提到王莊,許老說他曉得這里,年輕時上平頂山都經過這地方,于是他帶我們前往。順著龍王頂南腳下的一條村村通路,直朝大平頂山方向行進。一條丘陵崗,水泥路騎脊線蜿蜒。

  離龍王頂向東兩公里處是一村莊,叫楊洼。許老遇到一老熟人,老人家姓楊,今年77歲了,聽說我們來找羅昌河的源頭,同樣地覺得有趣,現在還有人這么有心找河源,他曉得具體河源在哪個點,說罷,他馱起鋤頭,當起了向導。繼續向東約一里地,原本突起的山崗在此處凹了下去,騎脊而修的道路在此處轉頭向南折向不遠的村莊,那座村莊叫小洼口。

  這里就是羅昌河的分水嶺了。楊老伯掄起鋤頭,重重的落在麥地邊。這里南北都有水庫,南側水庫叫林場水庫,北側水庫為楊洼水庫,白蕩湖的發源處就在這,楊老伯指了指,像是鋤頭落下的這個土宕,就是源頭,這里的水就是源水。

  站在麥地里,我向楊老伯又說起了姚家樓的地名,我固執地想象不可能是誰無中生有地取了這個地名。姚家樓?楊老伯堅定地搖了搖頭,我在這生活了七十多年,沒聽誰說過這個地名,不過這個地方過去還真有個名字,叫斷龍頸,就是這處馬鞍形地??捎惺裁創禱蜆適??我再三追問,老人再次搖了搖頭,只是回憶說,在他很小的時候聽大人說起,這里像是有座寺廟,也可能是座集市,從他記事起這里就是荒地了,滿山坡的都是些低矮的松樹、楓樹,這兩座水庫也是單干戶的八幾年修的。他家原來在大平頂山的山腳下,田地離家遠,后來整個莊子下遷到這個山崗上了。他們以前在這斷龍頸挖地時,都還能挖到古磚古瓦的。

  我是相信楊老伯話的,這片丘陵崗應是一片高地,再朝東就是上大平頂山了,也就是坡地了。在這里建廟也好,筑城也好,背依大平頂山,或迎面龍王頂,自然風物應該不錯。現實中的此刻,南北兩座水庫春水盈滿,水質清冽,坡地上的油菜花正盛開,麥地里麥苗清翠,崗上的茶樹多長有三五片的新葉了。

  原來,這羅昌河發源于這條山崗,這條分水嶺,它的源頭如此平凡,我們竟然不需遠足攀爬高山深壑,受荊棘皮肉之痛,就這樣平凡地來到白蕩湖的源頭,它是奔赴白蕩湖母親河最遠最辛苦的孩子,這里的每一滴水聽到了最深遠的母親的呼喚。此刻,春風輕拂,花香濃郁,白色的山茶花靜靜地開著,它像是用最素雅的熱情歡迎來到母親河家鄉客人,我一再的歡欣,看著這片生機盎然的源頭。

  我忘情地拍照,唯恐漏掉每一塊景色,麥苗、油菜花、茶樹、松楓、枯木、水、路、山巖,當然還有這紅褐色的砂質土,它來自遠古海底沉積巖。想起滄海桑田,這片紅土來自大海,如今成了白蕩湖的源頭,這里的每滴水匯入河湖,通江達海,完成一個輪回。這是大自然的造化,在大自然的懷抱中完成一次次生死。

  既然是源頭,是會有不同之別的,楊老伯說,你不要小看這片小地方,楊洼、王莊、小洼口三個村莊兩兩相距不過百米,而口音相差巨大,楊洼村莊說桐城話,無論對于樅陽、廬江兩地來說,都不是官話,是鄉下話;而王莊、小洼口兩個村莊講話典型的大化鄉鰲山人,卻說一口縣腔——廬江話,認為是城里人,上世紀七八年代一遇到災年荒年,他們都曾吃過返銷糧呢。他們命好些呢。大家都笑了起來,俗話說出門三五里,各地不同天,你這三個莊子只是隔了兩條田埂竟有大不同,還真沒遇到過呢。

  楊老伯的家是河源第一家了,正宗的。一幢二層小樓,東邊山墻正對大平頂山。一屋分二水,朝前門的水流入羅昌河匯入白蕩湖,朝后門的水流入孔城河匯入菜子湖,我們站在楊老伯屋前,笑著說你這屋可是風水絕好了,家庭肯定興旺和睦,有福有壽的了,楊老伯笑得嘴都合不攏,一邊擺手說,哪里哪里,哪還請人看風水,只是覺得這里寬敞些,這房子九十年代初蓋的,都快三十年了,后來屋不夠住,又在旁邊加蓋了腳屋。言外之意我們懂,人丁興旺,多子多福兒孫滿堂是中國人最幸福的事了。

  想起一個小細節,友人在源頭處那塊麥地里,見小麥正在抽穗,特意地拔了幾顆麥穗,該地實為龍脈,“脈”與“麥”同音,這麥就是真正的龍麥了。

  原野無聲,春和景明。

稿件來源: 樅陽在線
編輯: 蔣驍飛
相關新聞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 關于我們 | 律師聲明 |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 廣告服務

主辦: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06-2019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中安在線

皖ICP備07502865號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