樅陽在線網站 |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主辦

設為首頁

簡體 | 手機站

您當前的位置: 樅陽在線人文

篮球的介绍1000字:吳汝綸故里尋訪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www.ldfhu.com

時間: 2019年05月14日10時43分
李坤明 

  吳汝綸(1840-1903),字摯甫,樅陽縣會宮鎮老橋村吳牛莊人,晚清文學家、教育家。因為與老先生是近鄰,在我們義津稍有文化的人,說起國學大師吳汝綸幾乎是無人不曉。

  但真正認識到大師勤政愛民熱心教育,矢志走教育救國之路,是今年三月的一個春景如畫的日子,我和一幫朋友走進“吳汝綸紀念館”的那一刻。

  吳汝綸紀念館坐落在桐樅公路旁,是一座古樸簡潔的紅房子。館內陳列著吳氏族譜、吳汝綸年譜、著述文獻、生平軼事等等,展示了老先生坎坷的人生經歷。

  吳汝綸,一個寒門學子,少時勤奮好學,博覽群書,成為名噪一時的“桐鄉才子”,二十五歲中進士,授內閣中書。曾國藩愛慕其才華,留佐幕府,切磋學問。后任深州知府(今河北深縣)、冀州(今河北冀縣)知州。因遭人忌妒,棄官從教,任保定蓮池書院山長。光緒二十八年,清廷詔辦大學堂,經大臣張百熙推薦,加汝綸五品銜,任其為京師大學堂總教習。

  先生為官千里之外,許多可圈可點的事跡,并不為鄉人所知。其中堪比西湖蘇堤的“吳公渠”就是一例。光緒七年(1881年)至十五年,吳汝綸任冀州知州。為治理衡水至冀州間千頃易澇洼地,報請直隸總督李鴻章劃撥帑金十萬兩,自光緒十年至十二年連續三年挑挖疏浚,修成一條總長六十余里的排瀝河道,引導低地積水流人滏陽河。并在河上建橋涵各八座,在入河處重建老龍亭閘一座,既方便了往來商旅,又使千畝斥鹵之地變為膏腴之田。后人為紀念吳汝綸興修水利之功,將老龍亭閘改稱吳公閘,將所修河道稱作吳公渠。時至今日,吳公閘尚存,部分吳公渠保存完好,并且成為當地的旅游景點

  老先生出生于私塾之家,或許是受家庭的影響,一生熱心教育。他主政深州時,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振興教育,當時深州境內學田被豪強侵占,教育經費短缺,教育廢弛。他不畏權勢,采取果斷措施,追回學田,保證了書院的教育經費。之后,他又選拔一州三縣的高材生入書院讀書,并由他親登壇講授,以至于老百姓忘了他是州官尊稱他為“大師”。

  另一鮮為鄉人所知的是他辭官出任蓮池書院山長一事。據吳汝綸自述性愛讀書,于官不宜,光緒十四年(1888年)六月,當時保定蓮池書院主講張裕釗辭職轉任江漢書院教習,十月初吳汝綸至天津拜見李鴻章,當時蓮池書院無人主持,李鴻章正躊躇乏策,他面請辭去冀州知州,主講蓮池書院,李鴻章大喜。于光緒十五年(1889)二月,卸冀州任,舉家遷至保定,吳汝綸到院后,銳意改革,聘請日本教師教授外文,改進教學方法,加上他的名人效應,慕名求學的青年很多,其中近代著名的翻譯家、教育家嚴復、著名作家、學者馬其昶、皖督府秘書長李光炯、浮山中學創辦人房秩五等人都受過教益。

  在紀念館里,我看到了被鄉人津津樂道的京師大學堂總教習與桐城中學的故事。明代翰林院學官兼教師稱之為教習,清末興辦學堂,其教師沿稱教習,總教習的職務相當于現在的管業務的副校長。光緒二十八年(1902),清廷下詔開辦新學,派吏部尚書張百熙為管學大臣。張百熙當了管學大臣以后,親自到吳汝綸家里去請他出來,吳汝綸都不見。有一天,張百熙在大清早上,穿著管學大臣的公服,站在吳汝綸的臥房門外(有的說是跪在房門外),等吳汝綸起床相見。吳汝綸只好答應他的邀請,但是附帶了一個條件,就是他要先到日本去考察幾個月,回來后才能到任。他認為,日本明治維新以后,國力迅速強盛,是由于其教育的成功,要辦好中國的京師大學堂,必須借鑒于日本,張百熙答應了這個條件。這年五月,他率領學生李光炯、方磐君等人東渡日本考察教育。

  在日本期間,他們先后到長崎、神戶、大阪、西京和東京等地的各類學校和單位參觀,并拜訪了眾多官員?;毓?,對于在中國開展新式教育已有了整體思考,但清廷已令他徹底失望,他沒有回京,而是取道上海,直接回到故鄉桐城。他將日本之行寫成《東游叢錄》,作為中國最高教育當局派員訪詢日本明治維新以后教育制度的第一份調查報告,派人送到張百熙手中,算是完成了出訪使命。吳汝綸從日本回來以后,在家鄉真正開始實踐他的辦學思路。桐城中學堂就是他的實驗田,并親筆撰寫了那幅著名的對聯:“后十百年人才奮興胚胎于此,合東西國學問精粹陶冶而成”,橫披為“勉成國器”。雖然沒有來得及到北京大學到任就病逝于家鄉,但他回鄉辦學的這段經歷一直倍受后人贊譽。

  流連館內,佇立在一幅幅照片面前,作為晚輩后生,我們無法跨越百年時空去揣度那個內憂外患,戰禍連連,大清帝國岌岌可危的歲月里,一代文學家、教育家走過的心路歷程。單憑他愛國情懷,矢志教育救國的愿望與舉措就足以震撼后人。

  追尋老先生的足跡,我們一行人在村支書的帶領下走進了老先生的故里——吳劉莊。吳劉莊在公路的南側,距離紀念館不過一里地。老先生故居已經不復存在,依稀可見的是一些古磚、瓦礫和一些件殘存的石雕構件,唯一幸存的是老先生故居門前的一棵有著二百年樹齡的楓香樹。年過八旬的退休老書記,站在高大挺拔枝繁葉茂的楓香樹下,向我們介紹吳汝綸故居的樣子和他所知的一些有關老先生家里的故事。我們也只能從他語焉不詳的敘述中想象老先生故居的樣子,以及少年的吳汝綸如何廢寢忘食夜以繼日的讀書情景。因為時代久遠,加上老先生讀書入仕后,非大事很少回鄉,許多事跡并不為鄉鄰所知。

  站在楓樹下,我們面前是一口清波蕩漾的池塘,池塘下是層疊的梯田。三月正是油菜開花的季節,眼前是一片金黃。再遠處就是形如筆架的玉屏山了。時光流逝,朝代更迭,帶走的是記憶,帶不走的是山川風物。目睹著曾經留下過老先生足跡的山山水水,田疇阡陌。我似乎聞到了老先生生活的氣息,仿佛看到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手持書本,身背包袱,從這里出發,走向縣城,走進京城,去實現自己的人生抱負。四十年后(1902年)臘月二十九,一個風雪交加的黃昏,一頂小轎從風雪彌漫的玉屏山走來,坐在轎內的長須飄拂身心俱疲的六旬老者正是當年那個心懷天下的少年。

  誰能想到,因受風寒侵襲,一向健康的老先生,十天之后的正月十二,帶著對未盡的事業的深深眷念,遺憾地走完了他六十四歲的人生。

稿件來源: 樅陽在線
編輯: 蔣驍飛
相關新聞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 關于我們 | 律師聲明 | 篮球走步如何判定 | 廣告服務

主辦: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06-2019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中安在線

皖ICP備07502865號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